Saturday, August 12, 2017

工作的岁月

在拉曼大学学院工作了快7个月,每一天,我都做得非常的快乐。


明明这份工作是flexi hour的,学校的制度是,讲师们只要下午2点前报到,至于什么时候要离开都没有关系。
但是,我却还是每一天早上6点45分钟左右就从家里出发,从一开始的下午4点半左右离开,到后来的越来越迟,甚至到晚上8,9点才离开,时常是办公室里最早到,最迟离开的人。
同事都笑着提议我,不如直接搬到办公室住好了。😛


其实,讲师这份工作,本来就是我梦寐以求的。
可以做自己想要的工作,我实在希望自己可以努力做得好。
虽然长时间待在办公室,但是,我做的,不外乎就是读书准备教学教材,做研究,见学生,改考卷,等等等等,那一切,都是我心所喜欢的。
所以,我并不觉得辛苦。
反而,我特别喜欢早上和晚上那段静静地,不被打扰的,可以心无旁骛的处理事情的时光。
一杯咖啡,一首喜欢的歌曲,都是那段时间里最好的陪伴。
(如果我的同事们不要总吓我说一个女孩子独自留在办公室有多危险,那样会更好啦!😛)


话虽如此,其实,有时候,我也是会疑惑的。
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我也会忍不住扪心自问,自己到底在干什么,付出那么多在工作上,真的值得吗?
尤其是当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时候,疑惑更是强大。


这个学期,我是两个科目的course coordinator(也就是说那两个科目的一切都是我一手包办的,包括教学教材,tutorial,考卷等;我即是那两个科目的lecturer,也是其tutor),还是另一个科目的tutor。
加上这个学期里一连参加了两次international conference,我更是忙得团团转。
前几天,在开departmental meeting的时候,我默默地在想,何以自己感到如此的疲累。
感觉上要做的事情永远那么多,连自己很想花时间做的研究都没有机会去做。
如果说教三科科目是挺重的事情,我许多同事也是在教三科科目啊,可是我觉得他们都胜任有余。
唯一可以自我解释的,或许真的是我太新了,毫无经验,所以才会如此忙碌,或许再教几年,一切上了轨道后,都会好起来的。
可是,那几年,会是多少年呢?


然后,在个偶然的时间里,我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了我自己的program leader。
我问说,‘你教三个科目的时候,是否也像我一样,忙得团团转,焦头烂额的?为什么我觉得大家都做得很轻松呢?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足呢?’
Program leader听了我的问题后,反应是非常惊讶的,她马上对我说,‘Dr Ong,那是不一样的。你教的可是Econometrics啊。我在这儿工作快七年了,从来没有一个老师是在一个学期里教两科Econometrics的。所以我第一次听到学校安排你教两科Econometrics的时候,我是非常惊讶的。如果我那一个学期被指定教Econometrics的时候,我都是特别累的。因为这个科目是我们经济学的core subject 之一,你现在教的Basic Econometrics和Econometrics,都是4个credit hour的,一定会相对吃力的,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你不可以拿其他科目比较的。’
听完她说的话,那一刻,我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我的不足终于找到理由解释了。😛


其实,Econometrics确实是我研究的领域,是我所擅长的,所以我一点都不讶异学校指定我一个学期里教两科econometrics。
而实际上,我在教两科Econometrics的时候,时常在教学当中找到了许多我在研究时疑惑的答案;那种喜悦,是非常触动心弦的。
即便如此,有心而力不足,也是如此真实的状况。
再擅长的事情,累积多了,也会有透不过气的感觉。
接受自己的能力有限,是我这个完美主义要学的功课。
这样,才能让我自己的工作岁月里,有种放自己一马的感觉。

1 comment:

Anonymous said...

好久没看到你的更新啦~ 加油加油!